开云·体育APP下载·ios/Android通用版


字体大小:T T T

行业资讯

十大偏离预期的重磅新药!

发表于:2021-11-28 20:50  浏览次数:

   充分挖掘已批准药物的商业潜力可确保开发者能够收回其研发成本,为未来新的药物开发提供资金,并以可观的利润回报投资者。确保获批上市药物商业化成功,可以说是药物生命周期中最关键的一步。    FiercePharma最近盘点了过去5年上市后商业化水平偏离预期的10个药物。这些药物中有些在上市前就广受关注,被视为是潜在的“重磅炸弹”,而其上市后的表现却与之相去甚远。有些目前市场表现稳定,但从其遭遇的挑战来看,长远价值仍存疑。这10个药物涉及多个治疗领域,包括肿瘤学、免疫学、传染病、眼科、血液病、神经科学、心血管和代谢疾病等。
01Beovu:曾被视为AMD市场挑战者
  
  2019年10月,诺华的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药物Beovu获得FDA批准。该药曾被认为可对再生元的Eylea和罗氏的Lucentis等重磅炸弹产品构成巨大威胁。Beovu的定价与竞争对手相当,用药间隔时间更长,每季度或每隔一个月给药一次。在两项晚期临床试验中,Beovu在疗效上可与Eylea匹敌。与此同时,罗氏的Lucentis在关键专利到期后面临着美国和欧洲的生物类似药竞争。当时,华尔街分析师预计Beovu将在2026年占据该领域市场的榜首,预测到2021年底将获得约43.8亿美元的收入。但安全性问题阻碍了其市场潜力的实现。在晚期试验中,Beovu报告眼内炎症的发生率是Eylea的4倍。后来又证实该药具有更大的副作用风险。2020年,Eylea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至83.6亿美元。今年截至目前,Beovu的销售额仅为87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6%。    
02Dengvaxia:安全性问题影响前景
  
  赛诺菲于2015年底在全球多国获得登革热疫苗Dengvaxia的批准时,制药行业似乎已准备好迎接又一重磅疫苗的到来。然而,两年内一切都发生了变化。2017年,赛诺菲巴斯德公布的Dengvaxia新的随访数据显示,对于已经接触过病毒的人,疫苗如预期那样发挥作用,但用于那些没有感染过登革病毒的人,可能导致随后的登革热感染引起的重症病情风险升高。    菲律宾是第一个将Dengvaxia部署到大型国家疫苗接种计划中的国家,2017年被曝出会导致严重感染后,其注册证书遭到菲律宾撤销,并要求公司退款等,极大地阻碍了Dengvaxia在全球的推广。赛诺菲花了20年时间和15亿欧元在Dengvaxia的开发上,本来预计该产品将成为“重磅炸弹”。去年,赛诺菲没有披露Dengvaxia的销售额,这意味着该疫苗对公司来说已不重要。与此同时,武田正着眼于登革热疫苗TAK-003的市场,该疫苗在Ⅲ期试验中取得了积极的数据,正在接受监管机构的审查。    
03Eucrisa:未确立先发者优势
  
  辉瑞2016年斥资52亿美元收购Anacor制药公司时,非甾体外用PDE4抑制剂crisaborole是其中一项重要资产,辉瑞预计其销售峰值有望超过20亿美元。几个月后,FDA批准该药用于治疗特应性皮炎,商品名为Eucrisa。但辉瑞并没有为赛诺菲和再生元的Dupixent带来的竞争威胁做好准备。2019年,Dupixent被批准在12岁及以上的青少年患者中使用,该药最近在6个月~5岁婴幼儿中重度特应性皮炎的关键Ⅲ期研究中获得积极结果,现在被公认为是特应性皮炎的首选用药。如今这一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今年9月,Incyte公司的外用JAK抑制剂Opzelura获得FDA批准,用于12岁或以上的轻度至中度特应性皮炎患者。更直接的竞争可能来自Arcutis Biotherapeutics的PDE4抑制剂罗氟司特的局部制剂ARQ-151,该药处于Ⅲ期研究中,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发布数据。    2019年,Eucrisa的销售额为1.38亿美元,低于前一年的1.47亿美元,2020年其销售额未被披露。    
04Lartruvo:已撤回上市批准
  
  2016年,Lartruvo的获批对于礼来而言是一场亟需的胜利,因为其刚刚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即在2014-2023年期间推出20种新药。    Lartruvo靶向PDGFR-α,是40多年来FDA批准的第一个用于软组织肉瘤一线治疗的新疗法。该药在上市审评的过程中,快速通道、突破性疗法认定、优先审评均被其收入囊中,最终在2016年10月获得加速批准。华尔街分析师曾预测,该药的销售额在5年内可能达到3.74亿美元。但这一切在2019年戛然而止,Lartruvo在其确认性Ⅲ期试验中遭遇失败。事实上,在上市后的几年里,Lartruvo的销售额一直处于不错的水平。在上市的第一个完整年度,Lartruvo的销售额达到了2.03亿美元,2018年其销售额为3.047亿美元。但在Ⅲ期试验失败后,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立即建议初治患者不要使用Lartruvo。2019年4月,礼来陆续在全球市场撤回Lartruvo,并设立了患者可及性项目以确保平稳过渡。2019年9月,礼来正式向FDA申请撤回Lartruvo,后者于2020年2月25日撤销其批准。    
05Nuplazid:扩大适应症试验屡受挫
  
  尽管存在死亡风险增加的安全性问题,Acadia公司的抗精神病药Nuplazid最终还是在2016年获得了FDA批准,但也给该药增加了黑框警告。在Nuplazid首次获批用于预防帕金森患者的幻觉和妄想后,Evaluate Pharma预计其2020年销售额有望达到8.41亿美元,业界几位分析师预计其在5年内销售额将超过10亿美元。但该药的市场表现未能达到预期,去年收入仅为4.418亿美元。自Nuplazid获批以来,因安全问题、联邦营销调查和适应症扩大不顺而陷入困境。尽管在与痴呆症相关的精神病方面取得了胜利,但Nuplazid在其他临床试验中屡屡遭遇挫折:在作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抗精神病药物的附加治疗的晚期试验中没有达到目标;在作为重度抑郁症的辅助治疗的Ⅲ期试验中也遭到了失败。与此同时,在新冠疫情期间,由于患者就诊次数减少,长期护理机构的新患者人数减少,Nuplazid的销售也受到了冲击。   
06Ocaliva:尚未进入最具前景的NASH领域
  
  Intercept的Ocaliva在2017年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罕见的肝病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但在利润丰厚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治疗领域,该药尚未如愿进入。NASH是一种主要由肥胖引起的进行性脂肪肝疾病,是Ocaliva的首要目标。分析师认为该市场可能高达数百亿美元规模,而Intercept曾经是领跑者。但如今Ocaliva在这一适应症上获批的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去年夏天,新冠疫情迫使FDA多次推迟对Ocaliva的NASH适应症的审评,其表示该药的预期益处仍然不确定,并且存在安全风险。此前,分析师认为Ocaliva的销售峰值至少可以达到16亿美元,最高可能达到86亿美元。而去年该药在全球的销售额仅为3.13亿美元。    
07Rubraca:竞争优势被快速反超
  
  Clovis Oncology的Rubraca是第二个获批上市的PARP抑制剂,只比阿斯利康/默沙东的Lynparza晚两年。尽管Rubraca从未被认为是同类最好的产品,但2017年8月时,Cortellis的数据显示,分析师预测该药2021年销售额将达到6.63亿美元。事实上,2021年上半年Rubraca的销售额仅为7490万美元,而Lynparza同期的销售额高达11.3亿美元。Rubraca在2016年底获得FDA加速批准用于至少两次化疗后BRCA突变的卵巢癌。当时,Rubraca的三线使用超过了Lynparza的四线标签。但随后PARP市场风云突变,Rubraca曾拥有的优势很快就被竞争对手抹去了。2017年3月,Tesaro与Zejula相继获得FDA批准用于无论BRCA突变状态如何的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Lynparza于2017年8月获得二线维持治疗的批准。而Rubraca在竞争中处于落后地位,直到2018年4月这一适应症才获得FDA批准。Zejula获批早期治疗线,起步很快,至2017年底的前九个月销售额就达1.09亿美元,而Rubraca全年收入仅为5550万美元。阿斯利康/默沙东在今年早些时候报告了Lynparza在先前未治疗的前列腺癌和手术后乳腺癌方面的试验的积极结果,进一步拉开了与Rubraca的距离。    
08Steglatro:市场拥挤处于劣势
  
  当辉瑞/默沙东的Steglatro获批用于2型糖尿病时,葡萄糖协同转运蛋白-2(SGLT2)领域已经十分拥挤。分析师认为Steglatro及其联合治疗具有“重磅炸弹”潜力,但是该药并没有取得成功。Steglatro获批后不久,有预测称该药2022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0.9亿美元。而目前辉瑞和默沙东均没有在季报和年报中披露该药的销售额。事实上,Steglatro一直处于劣势,因为SGLT2药物领域,已有强生的Invokana、阿斯利康的Farxiga和勃林格殷格翰/礼来的Jardiance等,2020年整体销售额约61.5亿美元。尽管辉瑞/默沙东希望通过降低价格获得市场份额,但收效甚微,而且数据显示Steglatro无法与同类其他药物的心血管益处相媲美。另一个影响因素是诺和诺德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药物Ozempic的推出,除了减肥之外,该药还可为2型糖尿病治疗提供其他的益处。    
09Vascepa:仿制药威胁近在咫尺
  
  在作为降低坏胆固醇的药物上市7年后,Amarin公司的Vascepa获得了FDA的第二项批准:2019年,该药成为首个获批用于降低甘油三酯水平升高人群心血管风险的药物。这个看似重磅的批准后不久,Amarin的命运发生了转变。除了有一些对Vascepa的益处有所疑问的数据,该药几项专利也被宣布无效。这对于Amarin是重大打击,因为Vascep是其唯一的产品。Vascepa的销售额每年至少增长25%,去年其销售额为6.14亿美元,同比增长40%。Leerink分析师估计,到2023年,Vascepa的销售额可能会下降6%~22%,主要取决于Amarin新战略能否成功以及Vascepa在美国面临的仿制药竞争程度。Amarin并没有完全放弃Vascepa。欧盟在今年3月批准了该药以降低高危患者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其他大市场也在等待监管审批,包括中国和日本。Cantor Fitzgerald估计该药物的欧洲市场为11亿美元。Leerink认为欧洲、加拿大和中国市场合计存在20亿美元的机会。    
10Zynteglo:未能在欧洲开好头
  
  Blue birdbio的Zynteglo是治疗β-地中海贫血的基因疗法,于2019年3月获得了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推荐,几个月后获得了欧盟委员会的有条件营销授权。2019年初时,Evaluate Pharma将其视为年度最有价值的上市药物之一,预测其2024年的销售额可达18.7亿美元。但该药上市后遇到了一系列问题,如制造问题、新冠疫情、安全问题以及定价问题等。在美国,Blue birdbio于9月完成了Zynteglo(用于β-地中海贫血症)向FDA的滚动提交。
 
转自:医药经济报




开云体育APP下载公众号 开云体育APP下载微博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1400283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黑)-非经营性-2017-0009 黑公网安备 23010202010049号